属于蓝雨的少天

最肯忘却古人诗,最不屑一顾是相思

胖雨初心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南柯

ooc 私设如山
非战斗人员请撤离

连蝉都唯恐避之不及的夏天,阳光下的球场零散地站着一些人。身姿颀长的少年在地上只剩下了少许阴影。

黄少天擦了把汗,阴着脸看着对方五人,嘴里蹦出一堆挑衅的话语,心里暗自盘算着当前形势。顶着的太阳,晒得他脑仁疼。
自己这边的中锋绝对是脑子有坑,个一杯倒的主,偏生要逞能。昨儿个喝大了今早还认不全人。
内一米八几的中锋脑后一凉,差点给咱黄少跪下来唱《征服》。您今早才告诉我要寻仇,我昨晚喝的,你说我也不会算命啊。这事我找谁哭去啊。

黄少天再行也听不到人自个的小剧场。
他想到,今天的组合磨合得少,如果有喻文州的话,不至于被对方带节奏。
想到这他挺郁闷,本来就是给他出头才和对面的人吵起来的。黄少天的骄傲让他下意识地瞒下了这件事,喻文州什么都不知道。少了他,能不能输得好看点都是个问题。


对面前锋叫嚣得厉害,就像前一天晚上。隔着一张桌子以及桌子上的残羹,对黄少天说“那个手残也配当队长?你们这一队恐怕是永远都没出路了。要不要我给你表演表演什么叫真正的前锋?”
天地为鉴,黄少天的脾气一点也不暴,他只是手撑着桌子,问了回去:“不服?来一局?小爷教教你什么叫你高攀不起。”
记分牌上刷出14:06,几分钟而已。日后联盟最顶尖的机会主义者,在想,这次大意了。他可以很沉得住气,但不代表所有的事他都能忍。他也是有脾气的。

比赛输得很难看,这直接导致了他心情不咋地。黄少天在赛场上会刻意控制情绪,不包括私下。
他看了眼置顶的聊天窗口,发过去的消息石沉大海。“文州魏老大说最近出的那个新游戏《荣耀》挺好的我们组队去开荒吧”。
不爱打标点的习惯让眼睛很累,黄少天的心也很累。屏幕映出他的眼睛,不甘从眼眸深处一闪而逝。
他可以在赛场上隐忍,但那是有意义的。这种无意义的等待不是他该做的事。眼不见为静,把那个窗口划掉,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扔。“你们天哥要睡觉了,闲人勿扰。”


梦里的场景很丧,黄少天想。他压抑着心中的烦闷,点亮手机想看看时间。屏幕太亮刺得他眯着眼睛。虽然是这样,但他还是例行地刷了朋友圈。
很奇怪,这些人最近也太安静了。青训营也是有夏休期的,他没日没夜地守着《荣耀》抢boss,到了不知道第几天终于熬不住了,下午匆匆啃了几口面包就把自己丢到了被窝里。
这么一睡,就是好几个小时。眼见着还有十几分钟就是第二天了,他也睡饱了。
索性找了桶泡面给自己加餐。不过,他可能没看日期,8月9日。
在煮面的时候,他回想起梦里的事。为了给喻文州出头的那场球赛。都是两年前的事了吧。那个时候还小,沉不住气。

中场休息的时候,他蹲在场边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篮筐。
他在考虑怎么办,首先没有喻文州他们这队的配合就成了很大一个问题。他本身就是机会主义者,从他打后卫的实力就可见一斑。
现在喻文州不在,替补的前锋也实力不弱,但和他就是打不出那个效果。
他往后看了一眼,另一方面,打球时磕磕碰碰很正常,但对面早红了眼。前锋抢篮板时中了招,看着腿也是不能再动弹。虽然对面也有损失,但他们这边怕的就是出这些个岔子。


中锋绿豆大小的眼睛瞪得像铜铃,问旁人“咱黄少该不是傻了吧,其实我昨天就看出来了……”
黄少天耳朵尖,一下子转过身站起来。“你给我滚,你个猪队友……”猛然站起来带来的头晕让他后面的话飘散在空中。几个人手忙脚乱一阵,却发现有人扶住了黄少。
黄少天一脸欣慰:“这谁家娃儿啊,眼疾手快,朕很满意,啊,来人,赏,”借了力站稳,黄少天并不打算和这人有太多接触“行了,你下去吧,朕赏你黄金千两。”
围观群众不知道是该先吐槽这皇帝的昏庸还是先提醒他来人是谁。不过他们知道,黄少听到喻队那句“黄上,您得吃药了”时,脸色很精彩,他们看得很开心。
他们也听见了一句:“哪个小兔崽子,居然敢抗旨。说话了要口风严实,一个个都当耳旁风了是吧。给朕知道了是谁说出去的,朕诛他九族。”

壮汉中锋看见他家英明神武的队长给了他个眼神,他莫名地读出了“good job”的意思。而黄少的眼神让他一哆嗦。没错,他就是那头该被凌迟处死的猪。
然而,以他的角度来看,这场球如果队长不来的话,他绝对会死得更惨。于是,他选择了通敌叛国。啊不,是通风报信。

这厢壮汉唉声叹气,那厢好不容易盼到喻文州的前锋却是喜上眉梢。“正好我这腿不争气,既然您来了,那就…”
喻文州自是知道他的意思。替补菌瞅着今儿的裁判妹子瞅了一阵了,这一逮着机会就溜达了裁判席。好像刚才黄少评价的不能动弹和他无关。
仗着伤员的身份博妹子的同情,脸皮厚到直接无视了场上队友的鄙视。妹子敬业到了一个程度,一边笑的前仰后合,一边还不忘了翻记分牌。

替补同学沉迷美色,没发现下半场开始后,自己这边的分数翻得飞快。哨响后,他盯着那个83:82足足半分钟,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边赢了。现实更像是小说,从天而降的法师挽回了败局,和骑士共同守住了荣耀。

可能梦确实都是相反的,其实球赛赢了,黄少天也没有发过那条邀请喻文州玩《荣耀》的消息。他是个挺干脆的人,所谓利剑,他习惯主动出击。

球赛那天晚上,他们一行人随便找了个摊子庆祝。隔着泛着泡泡的啤酒杯,黄少天说:“队长我们一起去玩《荣耀》吧,然后去当职业选手。”夏夜的夜宵摊,嘈杂可想而知。他忘了那天喻文州是怎么回答的,或许他没有回答,也或许他的回答被湿热的风吹散。

但是黄少天知道,喻文州后来一直宝贝着的账号卡,是他那天和自己那张一起买的。是个术士,叫孤舟。 夜雨声烦在孤舟。

也许是太累了,这么一想思维就直接飞到了五环开外。墙上挂钟的指针指向零的时候,骤然响起了一声提示音。然后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。一瞬间QQ那个图标上就标上了99+。一看屏幕,这些年认识的朋友都发了生日祝福。看起来全世界就他这个寿星不记得今天什么日子。
看起来,浮光掠走了其他人的痕迹,他眼里只剩下最顶上的聊天窗口挂着的一句

“少天,生日快乐。”